中国艺术创作网
中国艺术创作网 > 中艺星闻 > 供奉自己 严学章丨文

供奉自己 严学章丨文

2018-5-18 8:53:13 中国艺术创作网



供奉自己

严学章丨文

 

   我站在山脚下,朝麦积山望去。望那一层一层的格梯,一个一个排列着的洞窟,密密麻麻大大小小横横竖竖,我猛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宿命。我究竟看到了什么?我究竟联想到什么?远远挂在半山腰的洞窟究竟最像什么?我实在不愿讲出我心中的感觉。最像什么?我不愿说。究竟最像什么?我还是不愿说。说不说呢?我矛盾着,斗争了好久。说吧,究竟最像什么?那我说了:最像一个一个摆放着的墓窟和骨灰盒。

 

面对挂在半山腰的洞窟,我有些愰惚,有些穿越。八宝山公墓里的摆放,一大片无名烈士墓碑,长江边上的悬棺,祠堂里祖上的牌位,一股脑儿从我眼前晃悠过来晃悠过去。这是过往。还有,城市里高楼大厦的层层窗格,高铁上飞机上主席台上的排排座位,不也是这种感觉吗?这是当下。我们今天来到麦积山看石窟,我们明天还要去哪里?我们最终的归宿究竟在哪里?此般洞窟的模样,是每个人的归宿吧,这是未来。

 

我们一行由入口进去,拾阶而上,绝大部分洞窟被铁网封锁着,窟门罩上玻璃,透过窗格,眯着眼,昏暗中可以看到窟内的雕塑,一般为左中右三尊,大同小异。有窟皆雕塑,无佛不飞天,只是那彩绘的飞天,全已斑驳的失去了光彩,那泥塑,大多也是缺残的。这么多的窟这么多的佛雕,林林总总不计其数,只有通过每个窟的编号,才能区分开。编号,似乎就成了每个窟的全部意义。导游也是顺着编号,沿途背台词似的讲解着。我在某个无名烈士陵园里,也看过类似的编号。数字化呀,身份证,不也是一个编号吗?


 

  上到半山腰,导游说这是整个麦积山上最大的一尊雕塑,浮雕,没有深的洞窟,只是悬贴在半山腰,在山下就可看到,是整个山体最显眼的。走近一看,确实非常高大恢弘,特别是中间的那一尊,那面部,在仰视中尤为饱满浑厚。这时,我耳机里传来导游的讲解,说这尊佛的编号是13号。什么,13号?我有些惊讶,又找到导游追问,导游说就是13号。我若有所思,甚至有些不知所措,这个13的数字,与我有不解之缘呢。我专画12生肖,又弄了蟹派,早在十几年前,就有人写文章,称我的蟹派为第13生肖。在麦积山,找到了相同的编号,而且又是整个石窟中最大的,我的心,有些不淡定了。

 

   我或许自做多情。其实,在麦积山,那么多的洞窟,那么丰富的佛雕,总有一个是与你对应着的。 佛究竟是什么?说到底,佛就是你自己。遥想当年,丝绸之路上商队,来来去去驼铃叮当,商道漫漫充满无常,为了平安,在丝绸之路的沿途,便有了大大小小的石窟群,最著名的是敦煌莫高窟和麦积山石窟。尘世中的人,出资请工匠们做一石窟,供养几尊菩萨,寄托着供养人的心思,更是一种慰籍。表面看供养的是佛,实质上供养的是自己。我站在麦积山石窟间朝下看,山青青路弯弯,赶路的叫卖的人儿星星点点,千百年里人来人往循环往复,一种生命的轮回,使我生了许多感慨。

 

中国文化是一个重世俗的体系。天人合一也好,知行合一也罢,最终都合到世俗世界里了。佛教到了中国,慢慢就中国化了,说到底是世俗化。别的不说,但就那麦积山的得名,就是因为这山长的像农民堆的麦草堆,这堆放麦草的草堆,成了佛教盛地的命名。在我看来,世俗性正是中国文化的优秀处。中华文化几千年延续不断,且不断发展,一个重要的方面是世俗性的作用。中国人非常突出的祖宗崇拜,龙凤图腾,根源于这种世俗性。中国人对外来文明的包容并改造,也是世俗性的结果。世俗性是人性觉醒,世俗性很接地气。在北京,央视的新大楼,老百姓就叫它大裤衩,官方强调叫“智窗”,老百姓就调侃说,叫“痣疮”。哈哈,大裤衩与“痣疮”,都很裤裆,是一脉的,是一伙的。老百姓最世俗,也最聪明,没有比大裤衩更准确的命名了:生动,形象,传神。

 

中国书画报在天水做活动,我冲着麦积山,便来到天水。今天,我走马观花地看了一通麦积山的佛雕,从麦积山下来,又特别地回望了那个最高大的13号窟。好吧,13号窟与13生肖,就让它们永远在我心里供奉着⋯⋯

 

2018年4月22日晚于天水金龙大酒店1320房

 

  • 上一页: 严学章看到,麦积山石窟里,摆放着的墓碑和骨灰盒

  • 下一页: 鸟人说鸟 严学章丨文
  • 中艺星闻

    更多>>

    返回首页 中艺星空 中艺星闻 中艺星斗 中艺星光 中艺素质星 中艺星谈 中艺星客 中艺财富星 中艺星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