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艺术创作网
中国艺术创作网 > 中艺星闻 > 散墨山水画家——陈养群画集欣赏

散墨山水画家——陈养群画集欣赏

2015-11-19 20:03:19 中国艺术创作网

 

写意人生 画意世界

——陈养群先生书画素描

 

 机缘天趣,常在意外。

认识陈养群先生是在本世纪初,他的家乡长安撤县设区,他做了很多工作。邀请他回来参加典礼,他又带回王光英、于光远同志的各一幅祝贺书法作品,从此我对他刮目相看。

 

五年后,他率领他的精英团队到西北来采风,一不小心就搞成了一次文化产业运动。从此,陈养群、陈克永、穆永瑞、魏峰、毛水仙、陈昔未等等就在中国西部的古城西安家喻户晓。后来的八人西安展更是影响深远。再后来就是受他感染感动,参加了他主创担纲的《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全国全国名家邀请书画展》和《“翰墨大地”庆祝建国六十周年全国名家书画邀请展》及《歌唱祖国江山颂大型山水画展》等等。众高手云集,气势宏大,作品具有震憾力,让人颇受感动。从此对陈养群先生更加敬仰,同时对他也更加了解,成了神交挚友。

 

养群胆大,他敢写。字如其人,禅意其中。幼承祖训,受礼书乡,潜心临池,鸡毫流畅,龙飞凤舞,禅性十足。

 

养群胆大,他敢画。十年前夕,当正陶醉其书法意境之时,又见其提画笔创意。当时确实吃惊,又暗暗敬佩,着实也为其鼓舞。一路走来,陈老悉心,陈氏潜心,作品厚重,散墨生辉,彩韵绽花。出生于秦岭,心中有雄山。出入于世界,笔下生秀水。山水溢彩,云霞泛光,心有画意,笔墨驰骋。出道便以大幅走秀,足显其气魄。尺度之大,皆以丈二匹举手投足,尽现山水之情,画意之魂。

 

养群心细,他刻苦。十余年之交往,看到了其之心境,感受到了其之细致,更深刻地敬畏其之刻苦用功。闭关习修,心琢意磨,情素抱朴,手临心画,凝神入境。122幅加55幅的骄人成绩仅仅只说明了他笔耕不辍的勤奋历程。

养群先生仁厚,他谦逊。见其人,如沐春。听其言,如旭风。看其形,身材高大常微笑,坦坦荡荡,细眼和笑齿常常溶化氛围。浓发齐肩与青衣相衬常存仙风道骨之韵。谦虚若谷,厚道仁义,有关切之胸怀,无个人之得失。若求即予,从无非言。

 

子夜观其画,眼前见浮其人,徜佯山水间,意境无限。世界上最怕一个人用一生的精力只做一件事。养群的胆略、执着、勤奋、悟性,我很叹服。

我坚信,养群一定会成为大家,我更坚信养群一定为的还是大家。

    萧 

 

 

 

情养“散墨”化群峰

杨豪良

 

近几年,每年总会有机会与养群先生碰面、交流,相互的了解也便多了起来。陈养群1960年生于古都西安,幼承庭训,祖父陈德礼为其夯筑了坚实的丹青之基,西安碑林滋养了其翰墨性灵,养群兄临池诸家,五体书兼习。绘画受教于中央民族大学美术系陈昔未教授,并主攻水墨写意山水,以书入画,有自我品格且有画名。陈养群在数十载笔耕不辍中积累积淀了人生修为和艺术涵养,他是理性主义者,更是性情中人,这些奠定了其山水画的基调。养群先生提倡“形散而意聚,墨散而神畅”,而有“散墨山水”。“散墨”是陈养群的独特艺术符号,这也是其“供养群生”的生命情怀蕴养出来的时代产物。我以为,这种艺术符号的最明显特征是“大”。

 

一曰大尺幅。养群兄似乎非常喜欢大尺幅的山水画创作,他曾经创作了110幅内容各异的尺幅均为丈二匹的横幅山水画,并于20144月由人民美术出版社结集出版发行,堪称绘画史上第一人。仅此一点,说陈养群是一个有创造力的画家并不为过。因为这种创造力并非凭空而来,而是长期“修炼”所得。“生平多阅历,胸中有丘壑”、“搜尽奇峰打草稿”、“行万里路读万卷书”是陈养群的真实写照。这就使得其笔下的山水,成为一种具有陈氏风格的“观念山水”,这种“修炼”所结的“内丹”也成为其散墨山水的核心。尺幅虽大,但不是大而空,亦非大而薄,而是幅大气势充盈,是大胆落笔和小心收拾,是关注大构图和兼顾细微处。因此,陈养群所创作的110幅丈二匹大画,无一雷同,且多有出彩处,实属不易,更体现出一种现代创作意识。

    二曰大性情。这里的“性”是明心见性,是真实性。这里的“情”是具有文心的才情,是大爱之情。“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,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……”这种大性情也让陈养群“情对山水”,把山水当作具有真性情的人来看待,“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”。而陈养群热衷慈善事业,也足以成为其“大性情”的一个注脚。

    三曰大胸怀。仅有大性情、大宣纸,而无大胸怀,是难以有真正“大”作品的。任何一个艺术家,如果没有大胸怀,没有包容心,终难成大家。正所谓“海纳百川有容乃大”、“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”。有大胸怀,才更有利于澄怀味象,更有利于“散怀抱也”。又有谁能说,“供养群生”不是一种大胸怀、大境界呢?

 

 

四曰大手笔。有了大性情、大尺幅、大胸怀,便容易培养出大手笔。在我看来,此处的大手笔更是一种“欲创造天地大美”的大理想,是“思想有多远我们就能走多远”的会心一笑,是“不走寻常路”的勇气与智慧,是“思接千载、视通万里”的穿越与定格。养群先生曾成功地组织过许多大型活动,也反映出其“大手笔”风采

 

这些“大”汇聚成一种能量,必然有利于推动陈养群渐入“大化之境”。

我以为,“画者,化也。”

 

 

“画”之魅力在于其“化”,妙造自然之形而化主体之情思于其中也。化外景于心象,化心相于图画,是内审美与外审美的结合与相互转化。中国画的本质就是“似与不似之间”,是一种范畴,是一种模糊集,是一种模糊的精确。正因为是模糊的精确,所以才使得真正的中国画具有一种生命意蕴,具有文化背景和时代气息。似与不似,其中有变化也。中国画画的是什么?是景,是情,是志,是道,因为“技法不是画家的根本问题,思维和观念才是真正的大问题”,这种“真正的大问题”才是绘画作品之变化和转化之根本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所谓“画者,化也”,是指通过绘画记载、反映自然之变化与作者心灵之迹化。是化万物之形为笔底之意,化作者之情思为画图之境,是人生体验之积淀转化为心相并外化所形成的艺术形象,是自然的人化和人化的自然相统一后的一种升华,是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。是千变万化的“美的形象”的定格,画之高妙者,呈现出一种化境。中国画乃中国文化之产物,体现着一定的哲学之思,可以说是天人合一状态的一种记录与表达。中国画强调“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”,也就是说“师造化”只是一种方式,“得心源”才是其根本目的,进而从心源而幻化为画家笔下的万象。中国画妙在“似与不似之间”,其体现的是中国儒家文化的中庸精神,因为它是文化人的东西,中国文人或士所受文化影响最深刻、久远的就是儒家文化,其千变万化不离其“宗”——以中为度,合适的才是最好的。“画”是留下道道,绘画就是留下自然万物之“道道”,是自然万物变化之“道道”,也是绘画主体心灵迹化所留下的“道道”。是映象,是蓄象,是心象,是意象。从更深的层次而言,是绘画主体内心世界的丰富变化,是其思想之变。思想有多远,其绘画之路才可能走多远;思想有多深,其绘画成就的取得才可能有多高。是思路决定出路的。绘画的切入角度、思想的深度、视域之广度,是综合评价画家绘画艺术成就之三维。而这些归根结蒂,都是一个人思想的外化。画就是道,画就是造化之于我,画就是个性的艺术化显现。这些都是变化的,尽管说“道”是恒常不变的,但“道”之显现或映射则是千变万化、光怪陆离的,而“画”则是通过这些不恒常的多变之象来表现恒常不变的“道”。所以,“画者,化也”

 

  

所谓“搜尽奇峰打草稿”便是为了“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”,积累许多的素材或曰蓄象,从而掌握自然之变化规律,提炼必要的艺术元素或符号,使得万变不离其宗,所以,“画者,化也”;真正的绘画作品应该是画家的一个面具,这张面具是能够反映画家艺术特点、人文涵养的个性化存在,实际上任何一个艺术家都在寻找自己的艺术风格,也就是说,他们都希望通过自身的努力来表现自己的个性,从而形成区别于他人的艺术样式。这种艺术样式就是画家的面具,而这种面具是变化多端的,所以,“画者,化也”。

 

 

中国书画强调书卷气,“书卷气”是书画作品中透露出来的高雅清逸之气,是作者流露于书画作品中的意蕴和风度。从内在表现言,书卷气是书画家学养作用下的一种文化气质外溢的美,是作品散发出的一种高雅韵味、一种脱俗的文人精神气质。从外在表现言,具有书卷气的作品大都清新、典雅而秀美流畅有一定的法度,更有鲜明的个性和浓烈的感情色彩,气质鲜明,笔致高尚,值得效法。同时,中国画是不断发展变化的。这种变化不仅是说中国画的传统是丰富多彩的,而且中国画的技法和画种也是丰富多彩的,同时中国画的创作因更多地融入了作者的情思和寄寓等主观因素,本身就是千变万化的,而万变不离其宗。所以,“画者,化也。”

 

 

我以为,养群先生深谙“画者,化也”个中三昧,所以他的山水画才充满着变化与魅力。陈养群用他的大尺幅、大性情、大胸怀、大手笔和他的诗、书、画温养着他的大追求,而大追求则更有利于其山水画“形散而意聚,墨散而神畅”,所以,陈养群的散墨山水画是“大散墨”,像余秋雨的大散文一样,充满着文化和人性的光芒。长此以往,大散墨必然能够滋养出真正的大画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488于襄阳龙沁斋

 

 

 

读陈养群散墨意境

 

 

(一)

群先生,字宸君,别署欽蓮居主人。1960 生於古都西安。自酷爱書畫,受教於祖父老前,后拜中央民族大學陳昔未教授爲師群先生四岁涉丹青,大家五十餘載,笔耕不辍。兼,真,草,隶,行,諸體。以,主攻水墨意山水,獨創“散墨山水”。主,“涵古生新,洪荒再。形散而意聚,墨而神”。提倡一切文化藝術當與時,外造化,中得心源。取博纳,彰显个性,昌明道併堅立的人格取向,和天人合一的审美情趣。纵先生近千幅作品,其作品都精中求翠,妙境呈,其深堪到的墨功力,和表现形式,己形神兼备,臻入化境。其對藝術的忠,也跃然纸上。其用,用墨,用色也别具一格,更不拘一家一派,有集各大家精华大成之象。其表手法,也有所突破,构成了自己具匠心的新的,散墨内敛,支求全,象形存理的藝術境界。這對國書畫技法,和深入发展有着特殊的意义。

 

 

   千百年来,中國書畫家的品格,修,技巧,能熔於一者,少之甚少,墨意境新裹足不前,中國畫精髓中,那象外之象,人文理念,那以静制,静中求中求挫,那種筆断意联,断中求活,神的理念,己逐步受到西方美概念的侵淫。道,中國書畫历史源,是世界人类的,具有立的自我的发展律,不可被西方粹的表像藝術而牵引,也不可被民俗而混淆,走向表像或装饰的道路。西方有多名人和大如:弗洛伊德,拍拉,尼采,黑格尔,莫奈,梵,毕加索等,都國書畫藝術頂禮膜拜,毕加索曾还拜大千,白石为這種現令同道冷静思索。当然中國畫形式,不是单纯的藝術,是不以描物像主要目的,而是用物像的墨,表作者对人文理念,探求人生,生命,智慧的哲,也是作者追求真善美的力和泉源。古人:趣由生,法随意。言不必宫商,而邱山皆韵。不必比,而草木成呤。物需性,才至善至美,至尊至雅。

 

 

    多少年来,書畫大家,都在唏嘘中,默默耕耘,清心寡欲,遠離尘嚣,彰显了崇的人格魅力。他旗帜鲜明,守傅统,推出新,同也清醒地知道,手下的墨,承着中华民族深邃的文化精神内涵,有成教化,助人神变,幽微,六籍有比肩之功。他宁静致,孜孜不,用生心血行着大的目标。

 

 

   我们信中國書畫藝術要健康的发展,必需持走守傅统,推出新的道路,書畫藝術这参天大,一定才会枝繁茂,果累累,四季青。因,一民族的存在,首先是文化藝術的民族性,立性的存在,她是一个民族昌盛繁荣大的象征。

 

(二)

    群先生在散墨山水畫構圖中总留有一定的空白,白,不是空洞物,可有可,而是中國畫中表达思维形式的重要素,也是作者精心局,将空白,整体面相互映衬,互为表,形成中國畫特有的空簡遠,虚静,深邃的藝術境界,也是作者从空白无墨,对精神家的寄托和心境的表白。故人:“草木繁,不待丹之彩。飛揚,不靠粉而白。山光空而青翠,色而微。实白就是色彩对比的两,涵盖了中國畫特有的审美价值,是心灵和四维空接。

 

 

 

    中國畫有六技之法,一曰气韵生,二曰骨法用,三曰物象形,四曰随類賦彩,五曰营位置,六曰模移。古之者,罕能兼得。今日之是形似,而彰。由此可魂是韵生,也是者对大自然相生相克的哲感悟,併將間萬象的自然之環環相扣,互爲糾結,而生,虚,动静结合,形神兼备,含蓄内敛,小中见大,荒寒相,和相合,大巧若拙,妙悟神,断意的,天人合一的藝術境界。空白,容纳了作者和欣赏者無窮無盡的遐思,是和有的有机统一,而使物永,生命迹象生生不息。老子:“,知其白,而守其黑。”這隂陽,寸有所,尺有所短的哲内涵,值得画者体味思索。

 

 

 

    纵觀養群先生,千馀幅墨迹,都作品的空白,作了深刻细致的揣摩,从藝術和人生形态,也作了深入出的述。由此可者惟有融汇古今,具有强的墨功力,和洞悉儒道等思想的精髓,充分利用空和白对比的冲击力,才能营造出千变化,错落有致,併將萬墨,有机组合成一幅,神彩奕奕的神奇卷。也给後提供了更多理性的借鉴。

 

 

 (三)

    意境在中国画论中的第一次使用见于明末唐志契的《绘画微言》,是指在描摹自然界客观景物时融入绘画者的主观感受,以达到情景交融而耐人寻味的意境美,内涵深远。

  進養群先生的卷,静静地欣品味,那以造化為師,山川為訓的山水,你的心会被牵引穿越,走过那一座座,千,巍峨壯麗的崇山峻岭,那人仙境,使你目不暇接,思绪千,感嘆這大自然的鬼斧神工,和回味久的,意绵,那“众里寻她千百度,蓦然首,那人却在珊䖏”的瞬間領悟,使美妙的意境变永恒。

      养群先生游历名山大川,搜尽奇峰、常思顿悟,不但把山水的神形淋漓表,更可贵的是,养群先生对生活有着真挚饱满的热情,和不懈地追求和探索。在创作中,以大观小,以小察大、以理观景、以心索绘\,使景物虽变化而真实,充满了节奏美、和谐美。画面中,恰如其分的处理了,景情意三者的关系,由景达情、由情表意,层层递进而变化无穷,意境无限。

养群先生画面构图宏达高雅,这与其丰富的生活阅历、深厚的审美修养密不可分。其山水千姿百态、绚丽多彩,尽写胸中丘壑。其以实求虚、以真求实、明藏暗露,颇功力。把山水湍石巧妙安排在画面当中,有着北方山水荡气回肠、喷薄万里的意境之美。

养群先生的笔墨技法为其独创的散墨技法,时而以浓破淡,时而以淡破浓,层次变化,气象浑厚。五色运用随机应变、精炼含蓄,有突出的个人创新意识。同时用笔方圆结合、曲直结合、刚柔结合,笔墨与意境完美呈现。画面中黑白节奏处理得当,虚实结合巧妙,给欣赏者一种渺远的观感,起承转接流畅飘逸,无画处皆是妙境。达到可行,可望,可游,可居,的藝術效果,同时也能讓觀者,如身临其境,感到有象外之象,意外之意,弦外之音,境外之味。

     群先生作品中, 意境中的静和柔是作品的生命线,静故能深远,柔故能和谐。情景交融,借景生情,中求静也反映了作者甚深微妙,超脱的博大心灵的脉,也是万象深入细微的感悟。在沉浮中起伏,在静默中倔起,在潜隐中飛動,给人有望息心,同时也蕴育着生命的辉煌,这也是山水画震憾人心的力量。柔也是缠绵,也是和谐,也是自然美的泉源,人有宁醉勿醒,宁空勿实的感悟,不自觉地生一痕相思的期待。难言之情,幽妙之理,难达之境,遇之于默会意象之中,从而使心灵中产生一种超然脱俗,拈花一笑,只可意味,不可言的意境效果,也是一代代文人墨客,为之魂牵梦引的精神家。这种温馨缠绵的感悟,是情感的真,也是藝術的不朽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曹福旗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5102于广陵曲江娱暇书屋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• 上一页: 不得了呀,《兰亭序》真像找到了(见2015年10月28日《中国书画报》)

  • 下一页: 2015中华脊梁书画家榜单颁奖发布会在京举行
  • 中艺星闻

    更多>>

    返回首页 中艺星空 中艺星闻 中艺星斗 中艺星光 中艺素质星 中艺星谈 中艺星客 中艺财富星 中艺星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