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艺术创作网
中国艺术创作网 > 中艺星闻 > 严学章应邀参加纪念谭嗣同诞辰150周年系列活动

严学章应邀参加纪念谭嗣同诞辰150周年系列活动

2015-3-11 21:20:46 中国艺术创作网

 

 

脊梁何在?

严学章

我站在浏阳河边银天大酒店1102房的窗前,独自观看对岸的焰火晩会,不时用手机拍几下,结果拍下的总比看到的感觉差。焰火烟花的斑烂美丽总是一瞬间便消失了,无论怎样抓拍,总会有遗憾的。这肯定是我看到最正宗的烟花吧,因为是在浏阳,因为浏阳是鞭炮焰火的故乡,不是全国,而是全世界的故乡。

因为美丽,所以短暂,这便是焰火;因为短暂,所以美丽,这便是谭嗣同。谭嗣同被斩首于菜市口时,年仅33岁,他的一生虽然短暂,却美丽永恒。

 

  

书画家侯荣亚兄长是个热心快肠的人。春节前他打电话给我,湖南浏阳谭𠻸同诞辰150周年的书画活动,问我参加不?我二话没说,满口应允。只因谭嗣同在我心目中太高大了,他的我自横刀向天笑,去留肝胆两昆仑的诗句,在我的文学创作和书法创作中,曾累累被提及。特别是,他是戊戌变法维新的重要人物,是革新派,这与我在艺术上崇尚变革崇尚创新的主张是一致的,道不同不相为谋,我与谭是一个道上的人。如果谭嗣同生在当下,如果谭嗣同也搞书画,我们肯定在一个阵营。

 

 

 

201538日至10日,我们一行在浏阳。期间有纪念谭嗣同书画展开幕式,有书画笔会,有纪念座谈会,还拜谒了谭嗣同故居和烈士专祠,还参观了胡耀邦故居和纪念馆。在书画笔会上,我画了犟牛图,写了两个大字脊梁,皆有感而发。我想,谭嗣同的脾气一定是个犟牛脾气,不然他不会一个道上走到黑,死的那么早,那么壮烈。那么,谭嗣同的精神是什么呢?我认为就是两个字:脊梁。

 

 

 

我没有研究,我感觉生物界大概可分为有脊椎和无脊椎两种吧。人是有脊椎的,但有脊椎的人并不都有脊梁,如此一来,人便可分成有脊梁的人和无脊梁的人了。脊椎可直可弯,脊梁是直可直不可弯的。大凡为梁者,如同建筑上的柱梁,是支撑建筑物的骨架,是断然不可弯曲儿戏的,否则大厦便倾之覆之了。谭嗣同是有脊梁骨的国之栋梁,且是特殊材料制成的,特别地直硬,所以,便有我自横刀向天笑般的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。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,之所以能得以衍绵发展,就是因为有谭嗣同这般脊梁之人,共同构成民族之脊梁,成为中华民族生生不息之主流,或谓正能量,正能量必定是有脊梁骨的能量。

 

 

 

在中国老百姓的老话里,行得正挺得直的人,被称为是有脊梁之人;对于没有脊梁骨的变节者,被称之为断了脊梁骨的赖皮狗。别的不说,单就搞文化弄艺术,具体到弄书画,真正弄的像模像样的,大概脊梁骨是比较有硬度的。论文者言文如其人,论书者言书如其人,如其人什么?品行修养是也。有人干脆就说人品即文品,人品即书品,人品即画品。颜真卿的书法有正大气象,因颜真卿人正而书正。颜真卿被奸人怂恿去劝叛军投降,被叛军扣下,百般威逼利诱,颜真卿脊梁硬挺得直,视死如归,最后被叛军杀害。颜真卿是最像谭嗣同的书法家,应该说,谭嗣同是最像颜真卿的维新志士。书法史上,奸相蔡京,二臣赵松雪,其书法也着实不错,全比现在的书法家书法官们写的好,但他们的脊梁骨不硬,书法便大打折扣了。这叫以人废书,其实是以脊梁骨废书。我是赞成以人废书的,那些没有脊梁骨之人之书,挂在家里风水肯定不好,放在案头也难养眼提气,若养成歪鼻子歪眼,提成歪风斜气,岂不害了自己?这样子没有脊梁骨的书法,乘早弃之。那些子没有脊梁骨的混书法之人,既使位再高权再重,你要么正眼看他,他脊梁不正不直,你一正眼,他便现了原形,一副奴才原形;你要么斜眼瞧他,他本来就不正,再被你一斜视,再高的位再重的权也狗屎一堆的臭不可闻了。

 

 

 

谭嗣同的脊梁,实质上秉承的是中华传统的精神,这士,也就是当时的文化人。在中国历史上,士大夫处世的理想顺序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,先把身修好,再把家安顿好,再为国效力,有机会再平天下。反过来是,平不了天下至少还可报效国家,没有报国之力至少还可把家弄安定,连家也安定不了,最后也还要把身心修好,正所谓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。修身修什么,实质就是修的脊梁。独善其身善在何处,善在脊梁骨是正的是硬的。修身,修成直直硬硬堂堂正正的脊梁骨,是中国传统士大夫文艺家最为可贵之处。唯有铁肩担道义,方可妙手著文章,文以载道啊!

 

 

 

呜呼,当下文化人书画家们,秉承传统士大夫精神的有几何?有脊梁骨者有几人?书坛画坛芸芸众相,心里想钱,眼里看名,手里捞利。有墙内的有权有势的,唧唧复唧唧,扛旗的,贪腐的,跑官的,入伙的,拉帮的,结派的,就是少有脊梁骨的;有墙外的无权无势的,一波又一波,下跪的,混搭的,抱腿的,漂流的,赶场的,就是少有独立的。总之,当下书坛画苑,奴才太多,一窝一窝的,像无脊椎动物般,既可笑又可怜。有诗为证:

 

 

 

我自横刀向钱笑,

去留名利两昆仑。

且看长安街上客,

几人脊梁有正形?

 

 

 

官家讲,中国社会已进入改革的深水区,新旧势力博弈是看不见的血雨腥风,改革派与既得利益守旧派的较量也已白热化,这使我时不时地想到戊戌变法,想到谭嗣同。变革要成功,要学谭嗣同。今天,谭嗣同诞辰已150年了,戊戌变法也快120年,如果变法成功了呢?中国社会会如何?这是一个沉重的话题。但,历史没有如果。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,我们活在当下,当下如何?同样是一个沉重的话题。中国书画的创新变革也势在必行,要创作出无愧于时代的书画新作,书画家个人也必须要有脊梁骨,要有文化担当和道义担当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谭嗣同精神永远不过时,谭嗣同的脊梁永远值得我们学习。去年蟹派文化艺术丛书六卷出版时,主流媒体的访谈题目便是挺起蟹派学术的脊梁。是呀,没有脊梁哪有蟹派?没有横刀向天笑,哪有横行不霸道?

 

 

 

我在谭嗣同故居逗留时,像穿越时光隧道,才真正走进谭嗣同的世界。古色古香的房舍雕龙画栋,一进二进三进,典型的大户人家,他父亲是湖广总督,官至一品,谭嗣同本可荣华富贵一生的。国难当头,他选择舍身报国,有心杀贼,无力回天,死得其所,快哉快哉!他家院子里曾有一棵大梧桐树,一日被雷炸开,谭嗣同爱琴,便做了把古琴,取名崩霆琴,据说,那琴现藏于故宫博物院呢。他还尚武,与当时的大刀王五学习武术,平时宝剑在身,取名风矩剑,谭嗣同就义后,风矩剑藏于谭家老宅,直到大炼钢铁时被熔。好一个琴心剑胆,好一个谭嗣同。我们的伟大复兴,我们中国梦的实现,是多么需要这样的民族脊梁,这样琴心剑胆的国之栋梁。我脱口而出:

 

 

 

剑为风矩剑,

琴是崩霆琴。

横刀向天笑,

期待有来人。

2015310日下午于长沙黄花机场24号登机口草成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• 上一页: 杨留义迎新春山水画展

  • 下一页: 第三届和谐书画展启动仪式在西安举行
  • 中艺星闻

    更多>>

    返回首页 中艺星空 中艺星闻 中艺星斗 中艺星光 中艺素质星 中艺星谈 中艺星客 中艺财富星 中艺星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