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艺术创作网
中国艺术创作网 > 中艺星谈 > 艺术评论 > 气象宏阔 情韵深浓——刘德功的荷花世界

气象宏阔 情韵深浓——刘德功的荷花世界

2011-9-12 17:52:01 中国艺术创作网

 夏硕琦

 

花鸟画家刘德功专擅画荷,他笔下的荷与画史上曾经出现过的荷有所不同:审美追求不同,精神内涵有别。

古代花鸟画画史上,以荷花为题材的画作,大多以折枝形式,以“以小见大”的理念,于精微中求广大,于小格局中折射出大千世界。刘德功也继承了这一创作思想,他有一部分作品,也构图简洁,以简驭繁。但是,他的主流却追求大场景,大气势,大意象,大境界。由单弦独奏,变化出千管万弦,多音色、多声部的大合奏。郁茂宏丽的境界,似在追求着汉唐气象的审美回归。

我国在秦汉、盛唐以前,在审美创造上崇尚宏大、巨丽之美,而在宋元以降,又追求委婉精微、以少胜多。北宋宫廷画院的花鸟小品,南宋山水画经典中的马、夏构图等,其图式、立意,都透露出画家希图于“一隅”中追求宇宙精神的表达。但是,到了晚清工笔画的末流,雕琢小巧内涵空泛,与刘德功的脾气个性很不合拍。他身处蓬勃发展的盛世,愈发追求宏博与大美。心性与时代的感应,汉唐雄风的召唤,逐渐形成了他的艺术特色。 

我国素有种荷、用荷、赏荷的风尚。荷的花、叶、实、根,既可以美食,又有药用价值。更由于荷的天生丽质、荷的自然本性,使历代诗人、画家们“竞折腰”,创造出许多美不胜收的画作和脍炙人口的诗篇。荷花成为艺术家的“缪斯”,艺术家从荷的多样态、多境遇中获得灵感,创造出独特的以荷为主体的审美文化,并形成深厚的文化积淀和民族的深层审美心理结构。

正是因为这种悠久深厚的文化积淀,逐渐形成了民族的潜在的审美心理结构和美学价值观。比如,在审美评价上,“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饰”,就已经成为中国艺术家所追求的高境层的美学标准。这其中涵括了两个方面:一是崇尚清新典丽,犹如“清水出芙蓉”;一是反对娇揉造作、刻意雕琢,追求“天然去雕饰”一样的自然天成。这是重要的传统美学思想。若从文化评析的视角来解读中国诗人、画家以荷为题材的创作,可以从中体味丰富的文化心理内容。

刘德功以荷为题材的创作,从审美文化内涵上对传统有所继承又有新的发展。他画荷大体上可分两大类:盛开的夏荷和成熟的秋荷。

他笔下的夏荷以清新、典丽,生命力洋溢为特征。他把光的观念引入他的绘画境界中。

杨万里的著名诗句“映日荷花别样红”,其所以美,是因为诗境中有光元素的参与。在阳

光照耀下,荷花愈加灼灼其华,红得别样娇娆。刘德功画的是白荷,那白色花瓣在强阳光下,高光处泛着洁白的冷光,背光处因反光作用又映现出暖融融的鹅黄。千层复瓣白荷,清新高洁,丰盈、圆融,内涵着蓬勃生机。。

刘德功笔下的夏荷,白花亭亭玉立,翠盖翻转掩映,蒲草细劲悠扬,如作长袖起舞,穿插其间。阳光感的介入,可以看出画家对西画的吸收,但其主旨并不是为了表现素描中的阳光,亦非明暗,而是旨在张扬心境的阳光明丽与清新敞亮。是心灵空间与自然空间的交融。是画中有诗的意境。阳光荡漾成为宏丽华美境界的不可缺少的构成元素。在画家营造的光感画境中,不仅空间明媚悦目,而且似有若断若续的幽香澹荡,光之韵成为荷塘空间境界的美丽公主。

 

刘德功画荷以秋荷为多,在秋荷之中又有初秋、深秋之分,因时因景而异其旨趣。看他的巨幅大作,颇有“秋风万里芙蓉国”的气局。硕大的荷叶一望无际,迎风掀起千层波浪,荷花在绿波中摇曳,水鸟在密叶下栖息,颇有“大风起兮云飞扬,风吹草低见牛羊”之意象。尽显生命的壮丽,也揭示了画家自身的生命状态。

刘德功的荷不是来自前人的粉本,而是来之于细心的观察。在他笔下荷叶凌风飘举,阴阳向背、翻卷侧欹,极尽变化之态。近景风荷如婆娑起舞,远景渐次朦胧模糊,形成或灰绿,或泛黄的波涛。在构图上通幅皆满,大有“密不通风”之势。他的秋荷已由碧翠,转化成老绿、苍黄色调,形状也由翠盖飘逸、润泽舒展的青春模样,变成经历风雨磨砺、饱尝人间艰辛的老成状态。这些都不是概念的、程式的,而是非常感性的,处处可见画家与荷的心灵交通,与荷的情感共振。荷也,我也,我与荷神遇而迹化,合而一也。刘德功笔下的荷,虽由写生得的来,但已不是纯粹的自然中的荷的形象,而是带有浓厚情感色彩,打有个性的鲜明印记。万顷风荷意象,为画史所未见,可说是刘德功的新创造。

“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”(杜甫)。万顷风荷意象,饱含着画家情感的照射、投入,或者说“移情”。内涵着人生的沧桑体验,沉潜着胸襟抱负。虽不见形式的花样翻新,但处处是真情流露。在情感的倾诉与表达中,寻觅、创造出适合自家的语言形式,并从而形成戛然独造的个人风格。强扭的瓜不甜,生造个人风格,只能是人格的扭曲,作为艺术个性标志的风格,只能瓜熟蒂落,水到渠成。刘德功的创作之路,恰好说明了艺术创作这一规律性的问题。情感是创作的核心与灵魂,是起始,是过程,也是终结。刘德功的创作与那种只重形式忽视情感,只重技巧忽视内涵,或因文造情,或压根儿就把艺术创作当成笔墨游戏者,是不能同日而语的。

“红衣落尽暗香残,叶上秋光白露寒”,诗人羊士谔用诗的语言对荷塘秋色作了传神的写照。因为其诗境的可视性,产生了“诗中有画”的效果。刘德功的晚秋荷塘,以形写神,他用鲜明的视觉语言,把荷叶上的秋光、白露、寒意,做了尽精微的动人描画。画面由远至近,远处秋光幽眇、白露迷蒙,寒气袭人。近处是经春、历夏的荷叶因风吹、雨打,由茂盛而苍老,荷叶离披低垂,结满莲子的莲蓬,也沉甸甸地垂下了头,满目老境,颇有些苍凉悲壮意味,动人以情思。

刘德功创造的画境,与南唐中主李璟的诗境虽然都是在表现秋色荷塘,但其精神指向却大不相同。“菡萏香消碧叶残,西风愁起绿波间”,李璟的情感主体是“愁”,是伤感于“众芳污秽,美人迟暮”。而画家关注的却是荷花在贡献其华美之后,来到了丰收季节,意在讴歌大自然的无私奉献精神。秋色中的荷塘,满目苍老之美,奉献之美。根是泥中玉,莲子满枯蓬,画家以现代生态观念,以四时兴替皆自然的坦然情怀,结构出夕阳无限好,人间重晚晴的诗境。审美价值观的变化,形成了与前人不同的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的审美判断。显示了画家的独立品格和艺术上的独创精神。

刘德功自学成才,在创作上能以取得当今的成就,实属不易。他付出了超常的努力。但是,艺无止境,我深信他今后若能在学养,在传统绘画语言与理论的修炼方面更求精进,当能更上一层楼。比如,在工笔画语言方面可以去深钻宋人花鸟技法,在艺术造型的灵性与情感穿透力方面,可以去研究八大山人的创作。

刘德功的悟性较好,由于对中国画画理的参悟,使他避免了许多画手花半生的光阴在形式、程式方面兜圈子的悲剧,他进入创作便直奔感情这个艺术之魂 ,他为情造文,因而能情文并茂,他是性情中人,他的画虽然韵不如势,但颇见性情,画如其人。他追求工笔画的写意性,他不但把水墨写意中浓淡墨相破的方法、撞水撞粉的技法等融入自己的工笔画法中,而且,他能把写意精神贯彻到工笔画创作中。中国文化传统太丰厚了,期盼他能进山探宝,深入挖掘,刻苦修炼,继往开来,继续攀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20083   于北京天道酬勤书屋

 

 

 

 

学术研究

更多>>

艺术评论

更多>>

学术讨论

更多>>

返回首页 中艺星空 中艺星闻 中艺星斗 中艺星光 中艺素质星 中艺星谈 中艺星客 中艺财富星 中艺星缘